起名废時白

这里時白
是个咸鱼画手
努力练习画风中

【双黑】双生咒

*灵感来自《小说绘》的双生咒

*ooc

*轻微架空

*短打

  我们是横滨令人闻风丧胆的双黑,在一次任务中我们中了敌方组织的异能「双生咒」
  我们看见了自己的前世
  
  
  一世
  
  我是万人敬仰的神圣教父而他是不惧阳光的吸血鬼。白日我在洁白而神圣的教堂为普通的人类坐着祈祷,夜晚他飞来这个被月光所照射的教堂,汲取我的血液对我进行侵略。后来他身负重伤飞来这教堂被教堂的护卫发现带到了我的面前,他饮下了对他来说致命的圣水沉睡于棺中,我屈身卧在他身侧。
  愿我们下一世依旧相识。
  
  
  二世
  
  这是精灵与人类共生的时代,我是一名被人类所厌弃的巫师,他是精灵族分支的最后一人。那日,他逃进了我所居住的山林来逃避人类的追捕,我将他带回我的小屋。他醒来后向我说定下定要毁灭那些害得他变成这样的人类的誓言,从那时起我决定助他。最后我们所居住的小屋被那群人发现,他们向我们射出乱箭,他挡在了我面前对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句话,但是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我和她倒在小屋中大火包围了我们,我用最后一点力量在他手心留下和相同的印记。
  愿我们来世可以在一起。
  
  
  三世
  
  我是人类中堕落而成的恶魔,他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我们相识后作为搭档,他总是喜欢带着一双黑色的手套,一次乘他睡着悄悄地摘下他的手套,一个五芒星的印记在他的手心,我的手心也有相同的印记。我们的相识是否命中注定?后来的后来,在和人类进行交易的时候,我们被一个法师发现双双消散在令人厌恶的光线中。
  我们依旧不曾抓住彼此。
  
  
  四世
  
  我们生在乱世中,是将军府的一对兄弟,我们的体质天生不同,他成为了一名将军,我成为了一名琴师。每次作战归来,他都会来我这儿与我闲谈,我们的关系是兄弟,却又变成了断袖。那日奏琴琴弦突然断裂,不久传开了噩耗,他战死在了战场,我从高楼上一跃而下。
  我定要随你而去。
  
  
  五世
  
  我们是上苍所定的双生子,我不愿待在这索然无味的天上,于是我成为了堕天使与他不告而别。后来大战爆发,他作为天使的主力进攻而我作为魔族的军师给他设下种种圈套。一次他将我隔离出魔族,质问我这样的缘由,我告诉他 我爱他,他愣了愣周围的天使将我们包围,他为我挡下致命一击,我因为攻击的余波而和他一起消散。
  这一世我说出口了。
  
  
  六世
  
  在阴阳的轮回中,我是妖力强大的九尾狐妖,而他则是一名阴阳师。他看得见我的原型我也任由他看着,一次我将他灌醉,和他结下契约决意和他在一起,他醒来后愤怒的离去,我看着他默默趴下。不知何时,我感到心口一阵疼痛,借着契约我找到了他,他被妖兽所伤我将修为渡给他,和他共享余生。
  这一世我们在一起了。
  
  
  七世
  
  如今,他是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我是武侦的小小成员,和平共处期间我们双双中了敌方组织的异能昏迷在仓库中,我们醒来抬头看向眼前不怀好意的一众人,我笑出声
  
  “呐,中也——”
  “啧,知道了。”
  
  他轻而易举的扯开捆住我们的绳子,开启了污浊毁灭的这个敌对的组织,我过去抓住他的手
  
  “中也,可以休息了。”
  
  看着他倒在只剩瓦楞的仓库残骸上,我将他背起
  
  “中也,这一世我才不要错过你呢~”

——————————————————

我我我,更新了!!
夜自修自己手写了个草稿
开心极了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