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废時白

这里時白
是个咸鱼画手
努力练习画风中

【双黑】今天有点儿小麻烦(4)

ooc有

幼体有

小短片

  「啊啦 又失败了呢」
  

  “现在时间为晚上九点整”

  小太宰只是穿着中也的衬衫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百般无聊地听着电视机发出来的声音看着没有丝毫趣味的图像,桌上还放着偷偷从中也酒柜里拿出来的红酒

  “阿……好无聊啊,chuya怎么还没回来…”

  小太宰晃着腿喝了一口红酒然后继续趴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换台换台

  “诶?!这个好!”

  频道的调节停在了一个恐怖电影的界面上,太宰果断的按下了播放然后撑着脑袋看着电影,同时……打瞌睡

  毕竟小孩子的酒量也不会太好,所以等到中也回到家的时候刚刚打开门就听到一声尖叫,吓得帽子都差点儿掉了

  定了定神脱掉鞋子走到客厅里,饶有兴趣的看着趴在沙发上已经打瞌睡打的快要掉下沙发的小太宰

  中也凑近蹲在他脑袋边上伸手戳戳他的脸,内心:小时候安静下来明明那么可爱,长大后怎么那么欠打…

  中也思考的同时手指也一直在戳着太宰的脸,太宰被戳的忍无可忍直接一口咬了上去

  “嘶……太宰治!”

  吃痛回过神来的中也把手指从太宰嘴里抽回来,看了看手指上的牙印又看了看继续睡觉的太宰

  “………你今天就睡这儿了”

  中也一脸冷漠地对刚刚翻了身的太宰说着,紧接着他就听到了一声响亮(应该用这个词吧)的尖叫,扭头一看电视上放着一部恐怖片,女主正好被追来的丧尸吓到

  “…………”

  默默把太宰抱了起来拿出了被他压住的遥控器然后调低声音关掉电视,无意间撇到桌上的红酒

  “妈的太宰!”

  抱着太宰回到房间直接把他丢到床上然后自己拿了一套衣服就进了浴室

  太宰醒的时候中也还在洗澡,看到桌上中也放着的匕首突然就有了大半夜自杀的想法(毕竟这么久都没自杀了嘛)

  当然了太宰是个行动派(只是在自杀上)正这么想着,手就伸向了桌上的匕首

  拿过匕首太宰先是拔出来戳了下确认了匕首的锋利程度,看见手指上冒出来的血珠

  “啊啦……chuya的匕首依旧那么锋利呢~”

  说完扭头看了看浴室门,中也依旧在洗澡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于是拿着匕首对着自己的手腕用力一割,血液顺着被割开的口子流了出来

  太宰看着流动的血液缓缓沾湿床单,然后笑着躺下等待着他所期待的死亡

  中也洗完换上浴袍打开门就闻到一股子的血腥味儿,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反应了过来

  “太宰治这麻烦精!”

  冲到卧室床边的时候,床单已经被染红一片了

  中也迅速的把他手腕处的割口包扎起来然后打电话叫来了下属把小太宰送到港黑所属的医院里

       ………………

  太宰醒来的时候周围一股子的消毒水味儿让他不满的皱了皱鼻子,抬起手发现手腕上的绷带又厚了一圈

  挣扎着坐起来眼前忽然的一晕然后就倒了下去,趴在床尾睡着的中也被这动静惊醒

  “太宰,醒了?”

  听到中也的话,太宰抬头就看到了中也杂乱的头发和满脸的困意然后非常没良心的笑了

  看着太宰笑了出来忍不住就站了起来给他敲了敲脑袋,明明是要自杀偏偏要选在我家,明明就知道会折腾人,但还是下了手

  “傻逼青花鱼,你以为你变小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啊!我告诉你!在我家!自!杀!禁!止!”

  “还有,这几天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医院里,要是再敢自杀什么的……哼!”

  握拳再他眼前比划了几下然后转身出医院回家,中也现在一想到家里还要收拾那么多的东西就心情不好

  等太宰出院了,要好好管教一下

  太宰看着中也走出病房之后,正准备偷偷溜突然就感到窗外有一个强烈的视线,扭头就看到一脸不爽的中也现在楼下盯着自己

  “好嘛好嘛,我呆在这儿还不行嘛~”

  太宰用眼神示意着中也,看到中也开着车走了后太宰准备下床,眼前忽然一阵眩晕

  “啊……还是先听chuya的,好好休息呢~”

————————————————————
午好啊
昨天我没更新
今天我更两篇……吧

日常问安

评论(6)

热度(51)